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仙宫_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天妖国-

时间:2021-07-12 13: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打眼小说仙宫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天妖国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众人寻着声音望去,发觉那声音的主人,是个身穿玄甲的中年男人。

    只是这一身玄甲不仅瞧着有些破旧,也并不合男子的身。松松垮垮,掩盖起了这男子的精气神,给人一种萎靡之感。

    且此人面容消受,眼圈发黑

    “都说近日里不太平!叫你好生藏住这些法宝!难道朝中没有给你们下达命令?”

    男子面露怒容,直接无视叶天等人,直接向那胖执事道。

    可后者原本听闻背后声音还有些忐忑,当看清楚来人之后,顿时直了脊梁骨,口中道。

    “这朝中传了不少命令,可不是每一样都能完成的,我随是外姓执事,但对司马家忠心耿耿,何必惧我作出什么不利之事?”

    男子眼神终于看了看叶天等人,皆是一撇而过,无非是在百相与叶天的面上多停了数息。口中的语气也缓和了些许。

    “这并非惧你作出何等不利之事,只是特殊时期,你也知道……”

    男子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可是却被那胖执事不耐烦地挥挥手打断。

    “叶爷,叫声好听的您还是叶爷,可是谁都知道被贬谪到此地的叶爷可不再是真正的叶爷了,而且抡起不利,当年要是您不干出那种事情,司马家何至于此?紧张一些名下的寻常法宝?”

    胖执事说着,直到那中年男子的脸色微变,才只是冷然看他一眼,不再说话。

    “总之这段时日你小心些,我也只是提醒你一番。”

    男子说道,表情颇为落寞,似乎被胖执事戳了心窝。

    而后有些警惕地看了叶天众人一眼,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还是留在原地,静候众人交易。

    胖执事终究没有开口将这个昔年的主人家赶走,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诸位爷当初好歹是叶爷之称。

    一旁的百相听得二人对话,心中莫名。

    内原一向家族世袭,何来叶爷之称?

    “这司马家族什么时候多了一位叶爷?”

    百相问道,传音向李源二兄弟。

    “先前倒是忘了跟您讲,司马家如今乃是家国一体,自成王朝,乃是众多家族中唯一以王朝占领地域。”

    李源恭敬道。

    “为何?”

    百相不解。

    以家族形式统御一方通常是内原之中最好的形式,因这领域领主的存在,所以暗中扩张无妨,并且以家族框架扩张也终究有限,以免野心的膨胀,亦算是自保之法。

    而眼前的司马家族忽然间不顾形势建立王朝,很明显就是为了扩张势力。

    再配合先前那胖执事与所谓司马家那叶爷的对话,不难推测司马家发生过一场变故,导致其不得不以这种极其危险的方式扩张自己的势力。

    “据说是某一位司马家的天才大人物与外族女子私通,结果对方是死士,到头来不仅用死来让司马家族的内库炸毁,亦让那位天才人物修为散尽。而司马家的许多底蕴法宝都在那宝库之中,如此一来必然与其他家族拉开了极大的距离,除了建立王朝四处征战扩张地盘以外,也无其他更迅速的方法可以让自己不被人虎视眈眈。”

    李源道。

    “因为一直被派遣在外征战,所以对此间事情具体并不了解。”

    “这位客官,不知道这些法宝其中可有让您看得上眼的?”

    胖执事面向百香又是一副面孔。

    “免了。”

    百相起身,一改先前玩世不恭的模样。

    “我们走。”

    说完直接离去,踏出这交易阁。

    叶天等人虽有些莫名,却没有提出什么疑问,只是老老实实跟了上来。

    而那位胖执事也没有挽留,兴许是心中已被这位所谓的叶爷给激了火气,能够用一副笑脸来面对百相已是最大限度。

    至于那位叶爷则是目送者叶天等人离开之后这才深深地看了一眼胖执事,而后自己再转身离去。

    他心中始终觉得那群人不是有意前来交易。

    “等于你就会疑神疑鬼,真以为别人同他一般会被骗。”

    离开的时候他只听见身后的胖执事隐隐约约传来那么一句抱怨。

    这位叶爷握了握手中的拳头,但终究什么话也没说,大步离去。

    曾经的他的确做错了,没什么好说的,所以他的余生都将会在赎罪中度过……

    “为什么不继续你的恶趣味?”

    远离了刚才那一家店铺之后,叶天忍不住问道。

    他可不觉得对方是突然之间善心大发,打算放过那个胖执事。

    “这是忽然间获取到了一些情报,也许那么一点蝇头小利并不值得我们逗留。”

    百相说着,而后向叶天说了先前李源所言。

    “这能说明什么?”

    叶天对空原域的情况并不熟悉。

    “我原本以为在这些家族里面竟然已经与司马家结仇,那么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与我为敌,但是现在他们都落魄让我看见了另一条路。”

    百相笑道,叶天不知道那是不是叫幸灾乐祸。

    “如今他们家族实力骤降,必然需要一个靠山,这时候我的出现岂不是给他们丢了一根救命稻草?纵然不如从前,但好歹是天道修士,只要我摆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到时候他们也只能依附,毕竟除了我们手中还有那司马叶天,虽然人品确实不怎样,但是一身天赋也凑合。”

    “你是想要让司马家重新归于你麾下?”

    “不错,他们现在并不是家族,体系的势力错综复杂,也比较容易下手,容易插入自己的亲信。”

    “或可一试。”

    叶天投了赞成的一票。

    “李源,知道怎么去那司马家帝都吗?”

    “自是知道。”

    “领路!”

    “是!”

    于是一行人则忽略了过往风景,一路杀向那司马家族所建立的王朝——天妖国。

    ……

    明月与寒风并起,天妖城的宵禁也开始,街道冷清,没有人影,散碎的月色被白雪折射,整个世界都是孤零零的。

    可是在这座城池内的深处,一座被大红高墙包围住的建筑群里,此时灯火通天,人声鼎沸,高喊声,喝骂声,慌张焦急的情绪浓厚地包裹着这座与外相隔的宫殿。巷道上白雪被一只只湿透的鞋踩成污水,肆意践踏,污黑的水珠不断惊起,溅落,附着到急匆匆奔忙过往的人身上,留下一点印记。

    “快点儿!快点儿!你们这群奴才,平日里吃饱饭的力气去哪儿了!陛下要是出了什么事,把你们脑袋全砍下都不够!”

    老太监焦急地尖声喊道,不断催促着手里抱捧着珍贵药材的年轻太监和宫女,额头上雪与汗混合的液体顺着脸颊留下,又被袖袍随便擦去。

    兴庆宫的大门敞开,披盔戴甲的侍卫武将围了个水泄不通,仅留个通道给匆忙来往的宫女太监,捧着药材进去,空着双手出来。浓烈的药味弥漫着,苦涩的味道好像溢进了在场每个人的口舌中。

    武将中,一个体型硕大,满面横肉的黑脸汉子向身旁的一名好似低头打盹的官员靠近些,凑过头去想说些什么。

    未开口,那低着头的人突然道,“你个黑鬼,离老夫远些,隔着三尺也闻见你的味儿了。”

    黑脸汉子闻言一征,悻悻然缩回头去。

    那官员身着朱红大袍,腰悬金鱼袋,身形比之黑脸汉子矮一个头,分明文官打扮,却站在武将堆里,显出些一枝独秀的味道。

    而后一抬首,就露出一对又细又长的狐狸眼,眼角鱼尾深刻,眉毛稀疏灰白,颔上的山羊胡子也是如此颜色,古铜色的皮肤,脸上布满褶皱,瞧着年岁不小。

    “晋公,依您老高见,陛下这次晋升可能顺利?”另一侧,一名身披银甲的中年男子微低下头,小声问道。

    这年迈官员不紧不慢开口,“你就把心放肚儿里吧,陛下此是第七次融道,早已轻车熟路,何况今年又请来其余六大家族太上长老护法,暗中尚有枫渊阁的碟子守卫,这都会有意外的话,那担心也无用了。”

    “晋公所言有理,不亏文武双全之美誉。”银甲武将稽首,诚然道。

    年迈官员笑着摆摆手,他倒不太喜欢这文绉绉的恭维,虽说如今皇帝是赐了个文公的帽子,可到底是武官出身,骨子里还是喜欢军伍之人那种狂放的气息,于是平日里老爱往武将堆里挤去,仗着年长位高,也无人说他一二。

    “晋文公,你可是咱武将的楷模,那群自认清高的软骨头文官常是一副瞧不起我们武将的鸟样子,如今你是大将军与文公二任一身,如此史无前例,倒是狠狠地膈应了那群鸟人。”黑脸汉子又腆着脸凑来搭话,声音还不小,似是故意说与对立那群文官听。

    “你个黑鬼,可别给老夫惹麻烦,文武无高低,都是给陛下平天下、治天下,哪有谁看不起谁的道理。”晋文公骂道,可其中言语究竟偏向谁,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文官堆里,一群黄紫公卿有怒目向黑脸武将者,有哀怨向晋文公者,还有事不关己模样,抱肘于一旁者。

    姿态万千,让晋文公瞧着有些好笑。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变故战争

    一路上的旅程并不算远,一切的都需要归功于叶天的轮回门。

    只是才一踏出这石门,叶天突然愣在原地,只感觉丹田之中一阵气息翻涌,而后眼前蓦然间一阵天旋地转,足下的路也成了一座石桥。

    “怎么回事?”

    叶天莫名,向四周环视一番,发现除了石桥,四周别无他物。

    莫非……是渡劫期?

    早在先前的许多次战斗中,叶天都感觉到自己听着的境界已经开始松动,随时可能突破,只是没想到,这次境界突破来得如此突然。

    并且他也曾听闻过,由大乘期过渡到渡劫期说需要度过的并不是外劫,而是内劫。

    一切都是由自己心中所想,若是度过,则拥有渡劫期的修为。

    若是不度,心神寂灭,徒留一身肉骨。

    微眯起眼神,叶天稳定住心境。

    踏过此桥,就是渡劫之修了么?

    定了定心神,叶天就要去面对这一线天堑了。

    过渡劫之境,凶险异常,若要蜕凡脱俗,绝非易事。

    扣心门,炼肉身,斩情缘,断因果……

    从此与凡世再无关联,是为无情渡劫之境。

    叶天踏出第一步。

    呼!

    原本仙意盎然之境顿时变得阴沉,渡劫之海内的景象如镜中花水中月,在一刹那,被吹散揉碎。

    黑漆漆的罡风袭来,犹如神兵利刃,摧刮叶天宝体,竟隐隐可闻金属擦击之音。

    后者对这世人闻风丧胆的阴风罡气毫无感觉,被淬炼至极处的无双宝体完全无惧。

    据传此罡风可吹入肉体,吹灭人神魂,灭人灵魂之火,可是对于叶天来说,光吹入肉体,就很为难这罡风了。

    缓缓步行了一段,直至此桥三分之一,那罡风才渐渐减缓,到最后完全消失。

    一步踏出。

    一阵如潮水一般的困意涌来,让有些猝不及防的叶天险些栽了个跟头。

    踉跄一步,叶天定住身子,咬了咬舌尖,回复了些许清醒。

    与此同时,那些关于前世天蓝色星球的往事记忆竟一股脑涌起,勾起了叶天心间莫名的忧伤悲鸣之感。

    “退去吧……退去吧……凡尘世俗哪不美,何必贪恋这仙境寡味……”

    一道分不清年龄性别的声音缥缈而来,带着蛊惑之意,钻入叶天耳中。

    “我前世碌碌无为是哪般?凡尘俗世美,我要!仙境寡味,亦为我欲得!”

    叶天怒道,那被勾起的悲哀情绪,成了一团无名火焰。

    “乱我心神!”

    “天罡泯灭剑阵!”

    叶天体内神通印记大放光芒,以剑阵之意镇己身,以杀之意祛烦心之乱!

    内心顿时清明,又连着踏出几步。

    “你要做仙人就要破去凡俗,若留俗就成不得仙!你要凡要仙!”

    那声音不再断断续续,发动的攻势更加猛烈!蛊惑之音犹如钟鼓炸响!

    “仙亦要!凡亦要!以前我是没得选,现在……我全都要!”

    叶天低喝一声,符文神通印记光芒一时间爆发,在此渡劫之桥上,犹如一轮浩阳烈烈!

    他踏过了第二段的最后一步!

    侵扰之音瞬间退散,渡劫桥上无比宁静,阴风敛,杂音祛,仙境恢复一派和熙景象,渡劫之海犹有万千景象。

    “这渡劫之桥,比传闻跟想象中的还不好过……”

    叶天喃喃道,若是换做旁人,怕是第一步就要吃个大亏,若非有上古符文如此奇效,自己说不得也过不得桥。

    摇头甩去这些别样的想法,叶天感觉若是真正走过去,自己的实力一定会获得骇人听闻的提升!

    未有多想,叶天再一步踏去!

    当他已经准备迎接更加猛烈的冲击时,却异常宁静。

    叶天有些奇怪,再一步去,渡劫之桥陡然异象,却非那惊险之象。反而弦乐骤起,有仙鹤自渡劫之海飞跃而起,翩然于叶天四周,带着神辉点点,一朵朵金莲遍布桥上,使人心神一阵惬意。

    叶天惊疑不定,却蓦然一阵神力灌顶而来,容不得他抵抗,一时间流向四肢百骸,舒泰无比。

    “莫非……这最后一段是灌注神力彻底提升自身神力,超凡脱俗,以达渡劫境!”

    叶天咬牙,忍受着在体内如同岩浆沸腾的神力,感知着自身体内不断被改造的经脉骨骼,充实庞大的力量令他前所未有地享受。

    体内的符文印记也好似受到神力影响,璀璨生辉,与那圣洁神力相得益彰。

    洗礼的过程大概过去了一个时辰,等到叶天睁开眼,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犹如未出鞘的绝世宝剑!

    “渡劫之境……”

    叶天缓缓睁开眼,整个人的气势与先前相比又是截然不同。

    “你这小子还真是个怪物,寻常人突破都要好好的选一个修炼宝地,而后在几人来互访。最后做好万全准备才敢突破,你倒是直接在路上走着就突破了?”

    叶天一睁开眼就听见了百相的声音。

    想来自己突破这段时间对方不曾离开过身旁。

    “你可知道你这一站站了多久?”

    百相问道。

    “多久?”

    叶天在自己的心海之中渡劫,并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只觉得很快。

    “足足一个大星天,而这段时间里发生不少的事情,好在我们还没急着前去那帝都。”

    百相道。

    “说来听听。”

    “那司马家的老祖宗融道成功,成为了巅峰鬼尊境界,正在闭关之中巩固境界突然从南屿那头老了不少雪原之修士,与他们争夺地盘,今日里应当要打起来了。”

    “雪原之修?”

    “嗯,空原域可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所谓内原也只是一个积极统筹的称呼,其中有不少地方各有姓名,雪原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常年落雪,冰山燎原,才得此称呼。”

    百相道。

    “他们每经过一段时间所在的区域就会经历一场大暴雪,这时候就需要到别人地盘上去抢占资源,看来这次是司马家族走了运。”

    李源又补充道。

    “可我们不是还要去寻找他们合作吗?就这样坐上观虎斗,可是捞不着一点好处。”

    叶天道。

    “所以我这才打算等你一醒来就让你前去战场,先见机行事,我与李源去皇宫见司马家话事人。你收的两位伏羲氏的小跟班也去了战场之中先行探勘,不过你也无需担心,司马家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也找了三大宗门作帮手,所以基本上你只是换了个地方坐山观虎。”

    叶天向周围看去果然没有发现钟山与莫华的影子,心中有些不放心。

    既然司马家都有鬼尊境界巅峰高手,谁知道战场之中会不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到时候若是将两人不小心干掉了,自己可不好对大祭司交差。

    于是颇为担忧的叶天就与百相等人兵分两路,他前去那不远处的战场,而百相则去皇宫商议。

    百相告诉他,那是一个叫名为天月宗的宗门领地……

    来到战场之后,叶天发现双方的战争好像才刚刚开始。

    并且雪原这头竟然召唤出了五大属性圣灵。

    而当五大圣灵降临一刹,叶天瞧见天月宗血塔之上的一位隐伏老者就冲天而去,一步踏入虚空,带着阵阵血色法力波动,闯入虚空。

    随之而动的是圣灵之水属,半空中荡漾起一圈波澜,身体逐渐虚幻,宛若要融入虚空,随后就不见了踪迹,追击而去。

    而此时,其余四灵皆动,三灵向其余三大宗门掠去,唯火圣灵冲天而去,如一团紫炎烈日,内敛所有炽热,却有精火化作血盆大口向大地上拥有庞大身躯的蛮兽吞噬去。

    汹涌而来的雪原之修则就近分向四处,各自向天月宗四宗展开杀戮,一片喊杀声中,血肉白雪模糊。

    六月飞雪,这是雪原之修的阵法所造异象,那片片雪花真实却又蕴含某种伟力,对天月宗四宗修士而言只是寒冷,却对雪原之修有极大裨益,不仅可以加快元气恢复,甚至在其特殊的功法中可化作各式锋锐武器,堪称领域亦不为过。

    整个天月宗领地被各色七彩极光占据,那是雪原修士特有的法宝痕迹,而虽有的极光都指向天月宗四宗所在,那里,是战争的的最终战场。

    在天月宗偌大领地的四周,无数边国高阶修士围绕,形成困势,虽不参与,却也宣告了一个信息!

    能从此困势中出去的,只有一方!要么天月宗四宗平入侵,要么雪原修士征得一方圣土!这一切,都是血与骨来书写,注定不凡且充满残忍的光辉。

    自天月宗四宗释放的底蕴,那些宛若小山一般的猿形蛮兽足有九九之数!

    挥舞巨拳间,都有风雷声隐响,蛮力十足,横扫而去,那些被法宝护体的修士就被可怖的蛮力镇压成肉泥。雪色中多了一抹厚重的腥重血色。

    而火灵所吞吐之紫炎却令蛮兽忌惮不已,哪怕那些极致蛮力开始凝聚力之意境,已经到了触摸虚道的程度,可是在紫炎的炽热下,却竟有被扭曲之意,令其不得不暂避锋芒。

    其中有一蛮兽,才将两个雪原修士捏成血雾,就有紫炎围上,炽热的温度却并未将地上的雪花融化一丝。

    吼!

    蛮兽想要突破逃离,却在越来越近的紫炎中被束缚,无法进行别的动作,在火焰与皮肉接触的那一刻,白烟一阵,不过瞬息,紫炎彻底将其吞没,只留下灰烬些许。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